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你為什麼不聽話!」~矛盾依附關係(Anxious-ambivalent attachment) 中的控制與情緒耗竭




「沒有所謂嬰兒這件事,意思是說,只要有嬰兒,當然就會發現母親的照料,沒有母親照料,也就沒有嬰兒。」

“I once said: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n infant' meaning, of course, that wherever one finds an infant one finds maternal care, and without maternal care there would be no infant.” 
― D.W. Winnicott。

那孩子約是中年級,看來聰明伶俐、很有主見,媽媽也很年輕,與孩子說著話。我遠遠看著,車子轟轟開著,聽不見他們說話的內容,但從動作神情看來,母子似乎 不知為了什麼事情在一來一往鬥嘴。

眼見衝突越來越高,媽媽不知說了什麼,孩子回了一句話,懷著憤怒和攻擊(和受傷要哭泣的樣子);母親也許沒有接收到孩子 受傷的感覺,被強烈的憤怒淹沒,也被激起了,不甘示弱,臉上的強硬尖銳的表情,似乎用更強硬話語反擊(可能懲罰或威脅)。我心裡暗暗一驚,才想著這孩子爬蟲類大腦(腦幹)的自我保護本能和邊緣系統應該已經被激起了,會進入攻擊(fight),逃跑(flight),凍結(freeze)的求生模式。

果然下一秒鐘,孩子舉起小小拳頭,作勢要打人。母親用手掌將拳頭包住拿下,帶著很震驚、失望和悲傷,接收到母親 的悲傷,孩子的攻擊力量也轉弱,成為自責和悲傷。之後兩人相對無語,默默坐著,直至到站,男孩先站起來,母親隨後,沒有身體接觸,兩人匆忙下車。

2019年1月5日 星期六

【藝療師手記】當生命卡關時 …


今年秋暖,錯過了上山賞芒的時節。翻出舊照神遊、速寫。
想起今秋相遇的兩個個案,他們看似也都錯過了生命的時節。
敏感有藝術潛力、卻憂鬱拒學的高中女孩C。沉浸電玩、大學肄業,遲遲未進入就業市場的K君。
藝療在他們生命卡關時介入,幫助他們轉化了當下的無力和自我懷疑,看到了未來可能前行的方向。
女孩情緒穩定了,對未來生涯有了想像,用課餘時間努力投入發展自身才藝;K君積極準備履歷謀職後,不久竟也因電玩的特殊專長,被外商公司破格錄用。
生命有限,然而生命的時節,有時很難預料。如果用競爭的態度來相互比較,不僅為難了他人、也為難了自己。
找到可行的路徑,儘管路途可能曲曲折折,踏實耕耘,總是會有所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