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宅藝術治療故事:本我、自我、超我


「本我與超我就像魔羯座的半羊半魚,
一個想往上,一個想往下,
自我就像小船,隨時拉近與拉遠距離促使接軌,
或是保持一個距離觀望。」~by YU

*圖文經YU授權使用,請勿轉載。
宅藝療中,探索生涯是許多年輕的青鳥們的共通議題。而生涯發展,又離不開自我認識、自我認同(接納)、與超越自我這三個歷程。
與YU一同工作期間,由於她與眾不同的特質,使得她在自我認同上,一直不斷地追尋著,也因此在生涯發展上,還有些迷茫。
YU展現了對自我認識的高度動機與敏感度,於是我們一起學習了心理動力始祖佛洛伊德對人格結構的經典洞見,意識與潛意識、本我自我與超我,並且進行了藝術治療的「詮釋性對話」。
人的表面可見的行為之下,都有一股內在的驅力,稱為為力比多(libido),影響著我們一言一行。本我(id)是享樂者,超我(superego)是監督者,自我(ego)調節這兩個力量。力比多在這三者中不斷流動;當超我過度,會讓人走向完美主義,可能會追求卓越、但也可能讓人過度理想化、忽略現實情況,在遭遇困難時,反而全盤放棄、一事無成。這時就需要自我的調節,讓個體去滿足本我的需求,適度平衡。
YU是這樣回應、詮釋的:
​『這時被超我壓抑已久的本我,便伺機而動,將她拉向怠惰、享受當下的「水底」。她的世界中只有兩種聲音:極端昇華與極端墮落。如果聽信於任何一方,被壓制的一方隱藏於潛意識後,必將伺機反擊,但常常兩者不一定能兼顧;更讓人感嘆的,就是這兩種聲音都無視於現實條件與環境,只從自己的需求出發,所以可能兩者皆無法實現。』
『自我,可以連結本我與超我,還有外界環境的現實情況做出合理的規劃與行動。但是,她認為「自我」在她的世界中,是一個新的概念,所以與這兩個「我」比起來,比較小,並且正在以試探的角度斟酌權衡。』
確實,本我是生存本能而生,為求欲望滿足,超我來自於對父母長輩等權威之內化,成為內在的監督者,這兩者通常在無意識之中就形成了;而這兩者的協調整合,則是自我有意識的努力,我認為即是榮格講的「個體化」、人本主義羅傑斯講的「成為一個人」。

我認為這張圖以非常美麗而個人化的方式詮釋了佛洛伊德的重要概念。在自我認識的基礎上,YU的自我茁壯了,她有意識地調整自身人格的運作動力,逐步開展自我認同。

望向滿天的星斗,她已經努力走在屬於自己的無垠生涯之路上了。


圖文經YU授權使用,請勿轉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